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商会新闻

李克强过问M2增速上下乱窜 出重拳扼制银行揽储冲时点

作者:风中的自由

发布时间:2014-09-15 15:56:33

字体:

凤凰财经综合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银监会周末发布新规,对商业银行月末存款偏离度进行规范,国内银行季末揽存大戏此前曾一再上演,时至今日终遭监管层出手“整治”。

这也许是“自上而下”的情急之举。据银行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某次高层会议上曾过问冲时点导致的M2增速上下乱窜,以至于失真的问题。

而银监会新规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除约束其存款“冲时点”行为外,还希望能够借此减缓季末的流动性波动,帮助货币利率平稳下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但在存贷比刚性约束下,银行冲存款的动力仍在且手段多样,分析人士认为,新规“治标并未治本”,实际执行效果有待观察,或许只是将“一个时点的疯狂演出,变成一个时段的激情演绎”而已。

他们并指出,在金融脱媒和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银行负债来源多元化,从长远来看高利率的理财取代存款是大势所趋,故而贷存比考核的适时适度放开、甚至取消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此举表明,监管层仍然认为,因为资金从供方到需方周转通道太长,使得低廉的资金变成高价的资金,所以才要通过规范非标、打压通道、限制存款异常来降低融资成本。”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评价称。

但他认为,金融脱媒、层层加码起码不是造成融资成本过高的核心原因,这只是其中比较次要的一环,最关键的还是要依靠降息和提高融资效率,来降低全社会的融资成本。

“没存款了怎么放贷款,没贷款了还怎么能降低融资成本。”李慧勇评价道,“存贷比早就该废掉了,否则一直在破烂布上打补丁,于事无补的。”

中国银监会周五下发通知要求商业银行加强存款稳定性管理,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否则将按严重程度采取相应监管纠正与处罚措施;并要求商业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不得设定单纯以存款市场份额或排名为要求的考评指标。

“化解的方式也比较简单,银行改变以往最后几天冲存款的习惯,稍微更提前一些,比如从中下旬开始就提高存款的基数,这样就不容易超标。”中金债券团队在点评报告中称,只要理财到期不只是集中在月末的几天,而是将理财到期时间安排得更合理,均匀在季度末月份的中下旬到期,原则上是可以化解这个指标的监管。

该团队认为,破除银行冲存款这一陋习,本质上仍是要改变银行对存款的依赖性,比如要放松贷存比指标的约束,尽快开设银行大额存单这些存款性新产品,或者进一步放开银行存款上限,使得银行存款的收益率能够与银行理财抗衡才是最终的治本之路。

从“一个时点”到“一个时段”的狂欢

银监会在新规中列出“八不得”,要求商业银行不得运用高息揽储吸存、非法返利吸存、通过理财产品和同业业务倒存、以贷转存吸存等八种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

国信证券固收团队在点评报告中称,加强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恐怕不能平抑季度末期货币市场利率高企波动,因为以往是在月末时点拉存款进入白热化,而新规将导致导致银行大幅拉升存款的时间段前置,例如在前两周就主动性的展开拉存款行为。

“因此只是将白热化时点前置了,而不是消除了。”报告称,而且新规会加大理财集中回表的难度,该难度的增加将对应理财支付成本的提高。

报告指出,规定并没有降低利率波动(只是将其前置或延长),而且令冲存款的难度加大,在存贷比刚性约束下,反而可能导致融资更难获得。

银监会并规定,对于月末存款偏离度超过3%的银行,自下月起连续暂停准入事项三个月以上;对于一年之内月末存款偏离度两次超过3%的银行,适当降低其年度监管评级。

但对于银行而言,尤其是银行的分支行,贷款发放和吸收存款规模仍是主要的业绩考核指标.中金债券团队认为,短期来看9月末可能仍是银行冲存款的关键时点,因为今年银行分支行普遍没有完成贷款和存款的业绩指标,绩效奖金尚没有着落。

“9月份是成皇败寇的关键,因此我们的草根调研显示不少银行分支行仍有较强的准备在9月份冲存款的冲动,而冲动是魔鬼。”中金并建议,投资者仍需要提防9月末流动性冲击,尤其是如果叠加IPO冲击,加上目前资金格局较为不均衡,主要资金融出方集中在政策性银行。

“治标并未治本”

商业银行存款“冲时点”问题由来已久,今年年初以来表现也十分明显,存款月末冲高、月初回落,月末存款偏离度较高,季末尤为突出。

为此,国务院8月中旬下发关于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表示要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偏离度指标,研究将其纳入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评价体系扣分项。银监会最新通知事实上是对国务院要求的进一步落实。

“对存款偏离的考核或可熨平季末的流动性波动,助于货币利率平稳下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姜超、顾潇啸认为,今年6、7月份的存款、M2出现大幅波动,6月存款增加近4万亿而7月减少近2万亿,导致6月末7月初货币利率均值大幅提升,即与银行理财在6月末的集中到期有关。

他们认为,从长期看高利率的理财替代存款是趋势,因而贷存比考核的取消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也表示,金融脱媒和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银行负债来源多元化,75%的存贷比红线过于僵化,应适时适度放开。他称,“而一般性存款被分流严重,高息揽储被限制会导致银行存款下降进而制约银行信贷投放,可能会导致实体融资成本不降反升。”

国信证券亦认为,“解决融资贵”和“解决融资难”在一定程度上是背离的,之所以不采用更有效率的短链条融资模式,是因为这些融资是在当前监管政策下而难以正常获得的,所以才被动选择了多环节、多链条融资模式,当行政监管干预将该部分链条强行取消后,表面上融资成本是低了,但是资金可获得性是小了,融资成本低将以融资难为代价。

“而且,从本规定来看,没有降低利率波动(只是将其前置或延长),而且令冲存款的难度加大,在存贷比刚性约束下,反而可能导致融资更难获得。”国信称。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澳门好博vip首页|秘书处|商会分支机构|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免责申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03-2017 澳门好博vip (capnkirby.com) 最佳分辨率1024×768
Copyright@2003-2017 capnkirby.com Incorproate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