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郭台铭的退休之路:不让子女接班 分拆事业群集体接班

作者:风中的自由

发布时间:2014-09-15 15:57:11

字体:

郭台铭若退富士康将无“新王”

如果是别人,“很快退休”的一句说辞估计不会在市场上有什么波澜。但当这个人是郭台铭时,立马就是另外一种情景:7月4日,素有“代工之王”、“富士康市长”之称的郭台铭在参加亲弟郭台成忌日悼念后,那句“自己很快就会退休了”的言辞立刻就登上了海峡两岸各家媒体的头条。

独裁为公

真退,假退?

多年以来,郭台铭奉行“独裁为公”,俨然将富士康工业园打造成他自己的“紫禁城”(《华尔街日报》语)—遍布富士康工业园车间的楼梯拐角的繁体字印刷的“总裁语录”似乎是其最好的例证。

在2013年4月富士康遭遇苹果退货危机时,郭台铭当时亲自到郑州、太原几个园区进行整顿,把高管们骂了个遍。

郭台铭与富士康,是这样的密不可分。

不过,分离总要到来。这不是郭台铭首次提及退休打算,早在2001年,郭台铭就表示要在2008年退休。两件事情令其一直留任至今:一是2007年,郭台铭一直作为接班人培养的三弟郭台成因罹患血癌去世;二是2008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

10年之后,郭台铭又一次表露退休计划。2010年2月1日郭台铭在接受台湾媒体的专访时说:“鸿海股价今年很有机会完成原来打算的200元(新台币,下同)‘退休价位’,但我面对全球经济的结构性转变、台当局需要科技转型,我决定经验传承,继续领航掌舵鸿海10年,带领鸿海舰队群安然度过,预计将退休计划延后到70岁才退休! ”

2014年,“继续掌舵鸿海10年”的言论被郭台铭又一次抛了出来。在2月的一次媒体见面会上,他说:“我相信我可以再做10年。”此前的1月份,他还向员工喊话,自己“不轻言退休。也不能讲要退居二线,不然明天股票又要跌了,但是我们培养年轻人的方向绝不会改变”。

1月份还不“轻言退休”,如今却透露“很快退休”?

“郭台铭不会真正把权力交出去,而是把产业发展交给‘懂行’的人。”难怪不少媒体如此解读郭氏“很快退休”的言论。

排除亲属

“长子郭守正和侄子、侄女绝对不会接事业。”这是郭台铭最新的表态。

一般说来,对于诸如鸿海这样深深打上了“家长制”色彩的家族企业,接班人多数会选择自己的儿女或者侄子辈。譬如,内地房产大佬碧桂园的杨国强、香港世茂集团的许荣茂,以及积极为两个儿子接班铺路的台湾康师傅的魏应州。

但如果郭台铭的表态不是故意释放烟幕弹,他此次的选择有些特立独行。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13年初,郭台铭长子接手鸿海子公司三创数位董事长一职,还被外界认为这是其准备接班的重要信号。

不让子侄辈接班,看似违背一般的情理。但是,除了郭台铭的长子郭守正不太热心代工业务之外,还有两个更为关键的原因:一是子侄辈接班难以服众;另一方面鸿海这么大的摊子,业绩增长也乏力,新总裁的确不是好当的。

资料显示,2013年富士康收入较2012年仅增长1%,远低于2010年53%的增幅。与此同时,去年富士康净利润增速放缓至13%;与之相比,2009年时的增速水平为37%。

近几年以来,富士康业务屡次转型,但收效甚微。2012年,郭台铭高调表示,富士康将以日产千台的速度,制造30万台机器人,用来取代生产线上具有单调、重复性高、危险性强等特性的工作。两年过去了,现在富士康的机器人已经用在了苹果的iPhone和iPad生产上,主要是在一些简单、重复、枯燥的工艺上,如粉刷、检测、焊接。但今年为了跟进iPhone6的生产进度,富士康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在内地启动最大规模招聘计划,大举招聘普工10万人。

更糟糕的是,在尽享“代工之王”美誉的同时,富士康也因工厂劳动条件不佳,厂区自杀现象频繁而饱受外界批评。

共和时代

此前台媒一度称,鸿海精密已经成立了一个智囊团,以寻找公司董事长兼CEO郭台铭的未来接班人。而郭台铭表示,在集团接班人问题上,集团有非常清楚的对策,会有方法交给年轻一代。集团正在执行分权分利的方法,让很多年轻人接棒,“集团大到一个程度,就会走向联邦或者邦联体制。”

宣称不打算让子女接班的郭台铭,正通过拆分事业群的方式,进行分家和分权。他试图将鸿海打造成一个由邦联到联邦形式的平台,进行集体接棒。在这个平台中,母公司掌握专利和财务,各个集团对外将联合作战,对内则通过分拆扩充营收规模。

在今年1月26日的一次会议上,郭台铭宣布鸿海将进行组织改造,目前已经将13个事业群打造成12个次集团。而每个次集团将至少会有3-5家上市公司。未来鸿海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大陆以及美国等地的上市公司或可达到100家。

按照郭氏的设想,改组之后的12个次集团需分别成为自己领域之内的“世界第一” 。“每个集团有个老大,是母集团副总裁,有能力的推举上去做母集团总裁。”

但是,这一安排并不能完全散去接班人的隐忧,因为鸿海12个次集团的领导人仍大多是与郭台铭共同打拼的同龄人。而在去年6月26日鸿海股东大会上,被郭台铭举例证明增加年轻人发挥能力机会的卢松青,今年也已经55岁了。

显然,鸿海还需要培养更年轻的一代接班人。

此前郭台铭也一直试图作出别样的努力。他曾在2008年引进惠普中国区原总裁程天纵,2010年吸纳历任微软中国首任总裁、思科中国总裁的杜家滨加入富士康,但两位职业经理人均落得“败走”下场。

老臣子即将同郭台铭一样,站岗到班;外企加盟高管难以适应,离职率高;内部新秀、被并购吸收的“空降兵”资历尚浅,富士康的接班难题实在不易破解。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对于有着郭台铭这样一位“克里斯玛”创始人的鸿海来说,新的“国王”需要付出的努力超乎想象:除了需要摆平内部老臣关系之外,更需要擅长处理和郭台铭的关系。

在2014年的开工仪式上,人们就普遍观察到这样一个细节:尽管产生未来“国王”的12个次集团的高管与郭台铭同样上台演讲,但他们发言时几乎无一例外都被台下的郭台铭不时插话打断。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澳门好博vip首页|秘书处|商会分支机构|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免责申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03-2017 澳门好博vip (capnkirby.com) 最佳分辨率1024×768
Copyright@2003-2017 capnkirby.com Incorproated. All right reserved.